联系方式

深圳蓝思凯奇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全国热线:400-772-6891

Email:szlskq@126.com

网址:www.szlskq.cn

微信号:15112399863

官方微博:深圳蓝思凯奇除甲醛

公司地址:深圳布吉布龙路28号景元大厦八楼

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新闻中心

各地校园频发“毒跑道”事件 谁该为此买单?

近年来,“毒跑道”屡屡刺激公众神经,到底什么是“毒跑道”,“毒跑道”又如何能够通过检测确定,确认跑道有毒之后,有关部门的“严厉处理”到底有无下文。探针对此进行了调查和梳理。

 

各地校园频发“毒跑道”事件 谁该为此买单?

2014年以来各地爆发问题跑道事件小学不完全统计。新闻百科制图

2016年5月26日清晨,在北京市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以下简称“白小”),先后有10位家长替孩子请假,原因均为“流鼻血”。

随着生病学生数量的不断攀升,白小学生家长开始将怀疑的目光投向学校15年暑期新修的操场。此后,官方也表示将对新施工过的操场进行检测。

白小“毒操场”疑云并不是个案。今年儿童节以来,短短三天,沈阳、成都又分别爆出两起“小学疑现毒操场”新闻,跑道之“殇”再次引发社会关注。

各地校园频发“毒跑道”事件 谁该为此买单?

6月3日晚,数百名家长聚集在北京市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门前。(图片来自网络)

频频发生的“毒跑道”危机

在距离白云路小学不足5公里的北京展览路第一小学,类似的事情正在发生。

“一听说白云路小学操场出事了,我们展一小的家长再也坐不住了。”来自北京西城区展览路第一小学的数十位家长同时向探针反映。

从去年9月开始,展一小多名学生就出现过敏性鼻炎、头晕、咳嗽、恶心、视力下降等身体不适现象,与白云路小学疑似“毒操场”诱发“中毒”事件十分类似。

事实上,从去年9月份开学,江苏苏州元和小学最早爆出“毒跑道”事件以来,全国各地不断遭遇“毒跑道”危机。

据相关统计,2015年“毒跑道”波及江苏、广东、上海、浙江等多个省市,具体城市多达15个。

各地校园频发“毒跑道”事件 谁该为此买单?

同时发生的三起疑似“毒跑道”事件。(图片来自网络)

根据媒体报道,深圳市是去年受“毒跑道”影响最严重的城市。

去年秋季开学后,深圳市南山区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有孩子陆续出现流鼻血、肚子痛、呕吐、咳嗽症状。

深圳市教育局紧急启动对2013年以来全市学校新改扩建后投入使用的345个塑胶运动场地的排查工作。排查中首批发现11所疑似塑胶运动场地有害物质含量超标的学校。

各地校园频发“毒跑道”事件 谁该为此买单?

资料图:2015年10月,北师大深圳南山附小共269人出现出现不良症状。新闻百科制图

江苏多地也在去年9月份开学不久,陆续有苏州、无锡、南京、常州、丹阳等地学生家长反映,孩子上学后集中出现了流鼻血、头晕、起红疹等症状,他们怀疑与学校的塑胶跑道气味呛人有关。

2015年12月,清华大学附属中学丰台学校小学部多位家长反映称,至少有38名学生近期出现头晕、恶心等身体异常,不少学生血液和尿液中的毒物分析检测出苯甲酸。

今年5月,四川成都成华区教育科学研究院附小多名家长反映,学校从今年3月份搬到新校区后,不少孩子开始出现咳嗽、皮肤红疹、流鼻血等不适症状。

除以上案例外,北京芳草地小学丽泽分校、北京美格双语幼儿园、北京展览路第一小学、深圳北师大南山附小、福田区美莲小学、常州外国语学校、丹阳市前艾小学、无锡崇宁实验小学、松江区华亭

第二幼儿园等多所学校出现跑道危机。

全国范围内,原本象征健康的跑道逐渐成为校园“安全隐患”的代名词。

被曝光,先检测

 

各地校园频发“毒跑道”事件 谁该为此买单?

展览路第一小学操场。 贺廷通摄

发生毒跑道事件后,各地教育、环保等部门纷纷表示作出补救措施。补救措施中,检测无一例外地成为第一步。

探针走访了去年便被曝过有“毒跑道”嫌疑的北京西城区展览路第一小学(以下简称“展一小”)。

近日,数名展一小家长同时向探针反应,自去年9月开始,自己孩子就出现过敏性鼻炎、头晕、咳嗽、恶心、视力下降等身体不适现象后,10月中旬,展一小校方专门针对学生大规模身体不适情况组织

了一次环检工作,工作报告显示,室内环境质量合格。

 

各地校园频发“毒跑道”事件 谁该为此买单?

检测报告。(图片来自展一小官网公告栏)

报告合格显然并没有让家长安心。不少家长并不信任环检数据,他们声称,孩子身体变差才是有力事实。章女士告诉探针,因操场事件,自己孩子所处的班级已经出现三名同学转学的现象,此外还有

至少四名家长叮嘱孩子“杜绝一切室外活动。”

6月4日上午,探针在展览路第一小学闻到,正值夏季,空气中的塑胶气味有些刺鼻。

6月5日上午,展一小家委会收到校长回信,目前处理集中在三个方面:一、停止操场使用。二、通过泼水,摆放绿植,空气净化器等方式降味。三、端午节期间再次使用光触媒除味。

但关于拆除跑道的诉求,校领导恳请家长,再等一周时间,“等着白云小学的处理结果”。

 

各地校园频发“毒跑道”事件 谁该为此买单?

展一小部分学生出现皮肤过敏症状。(图片来自家长)

类似情况也出现在其他被曝过“毒跑道”问题的学校。

去年11月12日,身陷“毒跑道”疑云的北京芳草地小学丽泽分校通过北京丰台一家公司对学校室内室外空气进行了检测,并出具了一份全部指标合格的检测报告。

但是,学校在具备“全部合格”的空气检测报告同时选择拆除跑道,理由是,“为了把孩子的健康放在首位,无论操场检测结果是否合格,都决定把操场跑道铲除。”

差不多同时,在深圳市建筑工务署要求下,疑有“毒跑道”的深圳南山附小、福田区美莲小学、深圳外国语中学初中部三所学校铲除跑道,深圳松江区华亭第二幼儿园跑道也被连夜铲除。

更多学校的“毒跑道”在检测之后,是否拆除仍未确定。目前,清华大学附属中学丰台学校小学部仅仅得到停用操场的答复。对于是否铲除跑道,校方与家长仍然僵持不下。

检测结果为何令人难以信服?

据新京报报道,6月4日,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对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室内空气进行了采样,全部过程由北京市精诚公证处进行公证,6名家长代表全程监督。

在展一小毒操场维权群里,有过同样经历的家长却对此次检测提出了质疑。他们认为,两所学校都存在缺乏检测操场的行为,那结果很可能和展一小去年一样,“最后拖到放假就不了了之了”。

展览路第一小学官方网站的公告栏中至今刊载着三份检测报告,它们证明展一小教室室内环境、跑道材质合格。

然而这些由具有国家CMA(计量认证)资质环检公司出示的环检报告,为何难以令家长信服?

 

各地校园频发“毒跑道”事件 谁该为此买单?

北京中环天成环境监测公司检测报告。(图片来自展一小官网公告栏)

探针进行梳理发现,展一小室内环境监测分两次进行,第一次于2015年8月25日取样,委托类型为南通启益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竣工验收,由北京中环天成环境监测公司提供检测服务。第二次于2016年10

月17日取样,由北京美添辰环境监测公司提供服务。两家公司检测结果均显示室内环境质量正常,甚至第二次随机抽样数据低于第一次检测。

但是,两次检测依据标准略有不同,以甲醛含量为例,北京中环天成环境监测公司标准为≤0.08㎎/立方米,北京美添辰环境监测公司检测标准为≤0.10㎎/立方米;苯含量前者为0.09㎎/立方米,后者

为0.11㎎/立方米;而TVOC含量依据标准分别为0.50㎎/立方米,0.60㎎/立方米。北京美添辰提供标准全部高于北京中环天成。

标准不一,使得检测的可信度受到了质疑。而时有发生的检测报告“做假”,更是让人难以完全信任检测。

腾讯体育此前推出的《跑道“毒”殇》报道中提到,北京芳草地小学丽泽分校检测报告可能做假。

江苏无锡崇宁实验小学塑胶场地建设项目则可能存在冒用他人送检报告现象。原本为上海天陆弹性材料有限公司生产的聚氨酯胶水,送检单位却是上海佳康体育场馆设施有限公司,而由兴化天宇体育

设施材料有限公司供货的黑颗粒由上海增平橡胶有限公司送检。

一个本该公开透明的运行机制变得扑朔迷离。

“毒跑道”究竟该如何检测?

公开资料显示,塑胶跑道又称全天候田径运动跑道。凭借平整度好、抗压强度高、硬度弹性适当、物理性能稳定的特性,塑胶跑道从赛场走向大众日常生活和学习的方方面面。然而,据南方周末报道

,塑胶跑道散发出的刺鼻气味,早在12年前已发出预警。

2003年第二届中国学校体育科学大会,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一名教师提出:塑胶跑道含有毒物质甲苯二异氰酸酯,应当尽快终止使用。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毒跑道”事件活跃公众视野,但最终大多以“学校宣布跑道无毒、学生复课、操场启用、锻炼继续、媒体公告”收尾。

 

各地校园频发“毒跑道”事件 谁该为此买单?

塑胶跑道。(图片来自网络)

相关从业人员直指,当前采用的《合成材料跑道面层》GB/T 14833 检测标准并不能完全证明跑道“无毒”。

杭州的一位家长魏先生有数十年检测行业从业经历,他表示,关于塑胶跑道的国家标准中要求检测的化学物质项目很少,而在实际施工过程中会使用到的胶水和溶剂的情况非常复杂,塑胶跑道的施工

和施工后固化的过程中有可能释放很多其它的有毒气体物质,会对儿童身体健康产生严重的影响。

魏先生曾自费对杭州两所小学跑道进行了检测,通过现场调查和采样、实验室定性分析后,他成功检测出两种有毒气体:“二硫化碳”、“多环芳烃中的萘”。资料显示,这两种气体会引发视神经衰

弱、神经萎缩、呼吸道感染、头痛、恶心、呕吐、食欲减退等症状。

广东省体育设施制造商协会副会长赵文海曾在先前媒体报道中介绍,塑胶跑道刺鼻的气味主要来自于跑道中的塑化剂和施工所用的溶剂,溶剂中含有的甲苯和二甲苯,也是带有刺鼻气味的物质,而且

如果吸入大量甲苯和二甲苯还会导致白血病的发生。”

赵文海认为,合成跑道中的TDI(甲苯二异氰酸酯)才是学生流鼻血的罪魁祸首,“TDI具有强烈的刺激性气味,它在炎热或者强光下,会有甲苯二异氰酸酯气体释放出来,而且在人体中具有积聚性和

潜伏性,对皮肤、眼睛、鼻粘膜、呼吸道都有强烈的刺激作用,严重者会导致出现流鼻血的症状。”

2016年3月,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发布《合成材料运动场地“面层”质量标准》,向社会各界公开征求意见。在长达16页的标准之中,深圳市住建局对合成材料跑道、球场、人工草坪的施工工艺及验收

标准以及场地管理与保养提出明确要求,同时附录运动现场气味评价方法和面层材料有害物质释放率现场检测方法。

有关人士称此举有望彻底解决跑道污染和所谓“毒跑道”问题。但截至目前,这一国内首创标准并未得到大规模推广。

谁该为“毒跑道”买单?

 

各地校园频发“毒跑道”事件 谁该为此买单?

北京星舟处罚决定书。(图片来自网络)

2015年11月,《广州日报》报道显示,福田区住建局对涉及“毒跑道”事件的6家施工及监理单位进行立案调查,并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严肃处理,拟给予责令返工、赔偿损失、罚款,直至取消投标资

格、降低或吊销资质等处罚。

但在其他省市,有关“毒操场”处罚的后续报道数目寥寥。

根据公开报道,有生产厂家表示,跑道施工方自行购买材料进行配制后,从产品生产到交付使用,整个过程并没有相关的检测部门对其进行监督,更多的是依靠企业良心。因此,即便具备相关资质的

公司,也存在一定的漏洞和空档,不排除有个别厂家为了谋取更多的利润,在产品的合成和制造上做一些手脚。

此外,由于建设方和监理方人员缺乏塑胶运动场地建设专业知识,也导致了监管不到位问题。相关调查显示,苏州市元和小学在操场铺设过程中,施工方为赶工期未能保证面层7天至14天的养护期。

而上文提及的展一小操场,自开学至国庆节期间,操场施工与学校正常教学工作同时进行。白云路小学情况也类似,根据家长反应,从完工到投入使用,远远不够基建人员口中“一个月的晾晒期”。

同时,学校针对操场异味进行的除味补救措施也不合规。从厂家对“绿草地”硅PU的施工方案要求来看,在基础层上一共有封底层、缓冲层、水性面漆、划线漆四层,其中,厂家对基础层的要求是:

“水泥或沥青基础”。白小仅仅在5月28、29日进行了施工,并且没有铲除原有的塑胶,只是直接涂刷了几道“绿草地”硅PU。

家长王女士表示,自己曾带儿子在美国交流学习过一整年,当美国学校遇到装修问题时,学校会事先准备所有材料,之后邀请全体家长到校参加协商会议,签署是否同意施工的证明,“如果有一个人

不同意,学校就会再次设计新的施工方案。”

“而在展一小疑似‘毒操场’事件中,我们家长完全处于不知情的状态。”王女士说。

 

各地校园频发“毒跑道”事件 谁该为此买单?

白云路小学 江文摄

更多人指出,教委作为直接监管部门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住建部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公立学校不允许自己找施工单位,一般由教委基建处委托招标公司进行招标,中标单

位负责具体施工,城建部门、教委基建处、学校三方进行监督。

有知情人士表示,现在政府招标很多都是走过场,所有参与竞标的公司只要事先提供送样检测,并由相关具备资质的检测中心出具质量安全报告后,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参加项目竞标了。一旦幸运中标

,后面的产品生产和最后的验收实际上都是无人监管的状态。

虽然各个相关方均有可能负有责任,但从公开报道来看,各地“毒跑道”事件中,并未有具体处理的细节。

6月3日下午,北京西城区教委召开了情况通报会,表示启动责任倒查机制,由西城区监察部门对工程进行全面监察,发现问题绝不姑息。

但究竟会如何处理,仍未可知。

  • 扫一扫加我微信